区内经济

二孩时代:鼓励“生”更要解决“育”

来源:宁夏日报 | 发布日期:2019-03-07 | 阅读次数:

  “婴幼儿照护事关千家万户。要针对实施全面两孩政策后的新情况,加快发展多种形式的婴幼儿照护服务,支持社会力量兴办托育服务机构,加强儿童安全保障。”3月6日,住宁全国政协委员马秀珍对政府工作报告中的这句话感受颇深。今年两会,她也带来了与之相关的提案——《关于进一步完善婴幼儿托育服务体系的提案》。

  “生不起、养不起、育不起,不光是家庭和妇女的事,更是全社会的大事。”委员们表示。

  现状:托育机构少且缺乏监管

  在银川市一家事业单位工作的周女士迟迟不能下定决心要二孩。“生了老人带不了,雇保姆照看费用高、不放心,对于工薪阶层来讲,经济压力较大。”周女士说,目前,她和丈夫都处于事业上升期,有了二孩,她1年左右将处于生育和哺育期,这段时间足以让“后来者居上”。来自职业方面的压力使她一直很犹豫。“越是职业女性,越不愿意生。”周女士说,现在不生二孩也是身边许多朋友的无奈选择。

  马秀珍委员说,解放人力资源,是事关人口均衡和高质量发展的大事,要加快政策制定,建立和健全婴幼儿托育服务体系,让老百姓想生、敢生,生得起、养得起、育得起。

  近年来,中央及部分地方政府开始逐渐重视0-3岁婴幼儿的托育问题,出台了一些政策文件,但并未从根本上缓解托育服务供需不足的突出矛盾。

  马秀珍委员说,目前,我国尚无规范0-3岁婴幼儿照料和教育问题的政策法规。教育部门只针对3-6岁儿童的幼儿园办园资质进行审批,而0-3岁社会托育机构的办园质量实际上处于监管的空白地带。公办托育服务机构数量很少,绝大部分地区的公立幼儿园基本不接收3岁以下婴幼儿。许多民办托育机构设施简陋、管理缺位、服务水平不高、养育模式陈旧,有的甚至存在消防、卫生等各种安全隐患。一些早教中心虽招收3岁以下的幼儿,但大多以智力开发、早期教育为目的,且需要家长陪同,难以缓解家庭的照料压力。

  师资不足、缺乏相关培训也是供需不足的重要原因。托育从业人员良莠不齐,有一定经验、符合从事托育服务工作资质的专业人员缺口很大。现有从业人员大都没有接受过系统的儿童早期综合发展相关知识教育和技能训练,缺乏专门的职业精神和职业操守培训,发生在个别幼儿园的虐童事件,不断挑战社会公众的容忍底线,托育机构工作人员的职业资格认定、审查及其能力素养、行为要求等均缺乏相应的规范和管理。

  建议:建立托育公共服务体系

  马秀珍委员建议,要加强顶层设计,发挥政府的主导作用,协调各方优势,强化对婴幼儿托育公共服务的责任意识。明确0-3岁婴幼儿托育服务市场的规划、建设、评估的主管部门。建立法律规章,使市场从建立到运行有法可依。实行动态管理并淘汰管理不善的托儿所,及时消除隐患。

  其次,要培养与培训并行,逐步完善婴幼儿早期发展机构从业人员的资格准入制度,建立严格准入机制及日常考评考核机制。鼓励高校和托育机构开展合作,开设相关专业,为托育机构输送专业人才。通过理顺晋升通道、增加工资、补贴等方式提高从业人员待遇,减少人员流动性,提供进修机会,保证托育行业的长期健康发展。

  马秀珍委员说,托育公共服务的开展单靠政府部门是不够的,要充分调动社会积极性,激发社会力量广泛参与托育工作。在资金方面,政府可以采用合理补助、减免税收的方式鼓励各方社会力量参与办学。社区可开设托育服务中心,企业可开设职工亲子托育中心,政府可启动孵化项目,帮助、引导有条件的机构参与到托育公共服务中。举办托育服务专业培训,招收对此感兴趣的人员及在家带孩子的妇女,促进就业。社会上的公益组织也可参与到婴幼儿托育服务中,在满足公共基本需求的同时,提供差异化服务,最大限度满足各类型的需求。